歡迎光臨加拿大卡城永援聖母堂(暨華人天主教牧民中心)!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迴聲 > 人物專訪

詳細內容

人物專訪
卡城永援聖母堂 / 2012-12-15
[ ] [ ] [ ]

在四月份的迴聲中曾讀過施碧芝修女的文章,對修女有了初步的認識。迴聲編輯組希望透過這次的訪問,讓大家對施修女有更多的了解及認識。
迴聲:跟父母商量自己想當修女的時候,他們有否反對?
修女:媽媽問我是否失戀所以要去當修女。因為那時候有很多人都是因失戀才出家的。後來知道我是因為眞的愛天主,他們也都准許。而且我父母是「五四運動」時代的人,他們的思想都比較開通。也由於我家裡很窮,其他的兄弟姊妹早已各奔前程,所以父母都習慣了。
迴聲:修女有多小兄弟姊妹?他們都是教友嗎?
修女:我家有十個兄弟姊妹,我排行第七。我領洗以後,媽媽、大家姐、弟弟和妹妹也都先後領洗了。最高興的是弟弟的媳婦及孫兒也領洗,眞是天主的賞報。
迴聲:修女的主保是誰?為何揀選她呢?
修女:我的主保是聖女小德蘭。我選她是因為她二十四歲便回到主的懷抱,我也想像她一樣,那麼年輕便已修成正果去見天主。我眞的很希望能早點去見天主,看看祂的模樣。
迴聲:當修女之前及當修女後,感覺上有沒有很大的差別?走在街上,有沒有感到別人給你特別的眼光?
修女:我讀完中學,大約二十歲(因曾留級),便立刻進修院,所以對我來說,感覺上沒有什麼分別。當然,有些地方我們是不方便去。例如: 人家說賭場的午餐很便宜,但我也不能去。
其實我也有去過賭場。記得在當初學時,有一位慈幼會神父帶著我們一班修女去葡京看賭場開幕。我們一班修女穿著長袍到處遊覽,並拍照留念。怎知神父及一班修女在賭場門口的照片被別人拍下還登在新聞紙上。後來,那個神父給當時慈幼會的蕭會長教訓了一大頓。我們這些小修女倒沒有受罰,不過這事真的非常難忘。
最近在一個避靜中,讀到一本書,當中說:「修道人的生活就是為天國作証的生活」。我們奉獻生活就是為人家見到你便知道你是教會的人。所以當我走在街上遇上一些想激怒我的人時,我也不會不高興,只是不理會他們吧!
走在街上時,也曾遇過一些人捐錢給我們呢! 因為以前有一個 “安貧小姊妹”的團體,人家所謂的 “乞丐修女”。她們專在街市及大街去求乞,然後用收來的送到安老院去。所以在一些人的印象中修女是來行乞的。也遇過一些人見到我們便說“萬福瑪利亞”、“天主”、“耶穌”等等。也有一些人在我面前劃十字聖號,這些都是好的現象。
迴聲:天主是看不到的,修女如何去保持與主的關係? 有疑惑過嗎?遇過試探嗎?
修女:疑惑有時是有的。好像聖女小德蘭在她最後幾年也有懷疑過天主的存在。但我想,那麼多有學識的教宗、主教、神父都相信,我又怎不相信呢?修會規定我們每日要做早課及晚課,我便照著去做。多默想在修院學到的道理,也會有幫助。最大的試探是修院嚴格的訓練及絕對的聽命。因為年輕時要做到絕對的服從是眞的很辛苦。後來想到一切都是天主考驗我的忠信,我也就憑著信德堅持下去。
迴聲:修女自謙自己智商一般,但當過老師、校長。你是怎樣去克服?
修女:因為家裏窮一直沒有受過正統的教育,在小學六年級因追不上要留級。當時我還未當教友,不過我向聖母說:「求你幫助我,如果我得升級,我以後便會效法你。」後來,我真的可以升級。所以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。而我自己知道資質不好,我就比別人努力一點,以勤補拙。真的感謝天主,衪一直帶領我走。
迴聲:修女現在健康如何?有否埋怨天主?有沒有想過死亡?
修女:十多年前,醫生診斷我得了免疫系統失調病。這個病是不能根治的,只能用藥物去控制。因為這個病,現在行動也不是很方便。不過我還可以開車繼續去探望老人家。而我從來都沒有埋怨過天主,因為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。我已沒有牽掛。天主要我做的我已經做了。我做不到的,天主會明白我是一個人,也有人的缺憾。而且天主是慈愛的,祂一定會寬待我。所以我不怕死亡,我是隨時準備回去見天主。
迴聲:若用一句話去形容你的一生,會是那一句?
修女:上主是我的牧者。
迴聲:最後,修女有什麼說話可以勉勵我們?
修女:多聽天主的話,多看聖經。很多時天主會借助聖經和我們溝通。
編輯組感想:施修女從修道院到後來去羅馬深造,然後輾轉到了卡加利,一切都是聽從天主的安排,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,眞的令人感動。修女一生無怨無悔地讓天主拖著她的手一步一步地走,這不是信德的表現嗎?今年是「信德年」,就讓我們向施修女學習將信德付諸行動。
 


我要留言
姓名:
郵件地址:
留言類型: 留言 投訴 詢問
主題:
驗證碼: captcha
留言內容:
 
版權所有© 2011-2012 卡城永援聖母堂 ,並保留所有權利。
地址:加拿大亞省卡城愛民頓俓400號    郵編:T2E 3S4
電話:(403) 265-7926   傳真:(403) 234-8480   E-mail: olph@telus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