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加拿大卡城永援聖母堂(暨華人天主教牧民中心)!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迴聲 > 「我知見愛,我願還愛,主我全獻於祢,亦今兹,亦永遠」

詳細內容

「我知見愛,我願還愛,主我全獻於祢,亦今兹,亦永遠」
卡城永援聖母堂 / 2012-05-04
[ ] [ ] [ ]

二月十一日是露德聖母瞻禮。我還記得聖女小德蘭五十年前的這一天。那剛從學校出來不久的我,就在祭臺上接受了修道的道袍,開始了在顯主會的生活。五十年後的今日,我深深感到上主的恩寵還是與我同在。除了感恩、再感恩之外,我還能說什麽?
這天晚上聖經分享完畢,信仰小團體的兄弟姐妹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追問我不少問題,例如:妳為什麽要做修女呢?什麽時候入會?為什麽要選擇這個修會呢‧‧‧一連串的問題引領我回到在寶血中學的日子。那時我並非教友,但看着修女們的温和良善的榜樣,又仰慕那飄飄的道袍,不其然對她們產生了好感。如果將來領洗後,我也要像她們一樣,獻身事主,以愛心照顧祂的孩子們。這是我聖召萌芽的開始。可惜由於我小學的時侯,只在一間夜校義學供讀,我的英文程度很差,結果在中三那年留級了。怎辦呢?因為家窮,中學那幾年都是靠助學金供讀。留級了,就不能享用這個恩惠。我很心慌,就去求神父幫忙。那時格神父就把我引進到嘉諾撒聖心書院供讀留宿,助我完成中學的最後兩年。畢業了,我在找工作之餘,也替學生補習。直到我找到了工作,興高釆烈地向神師稟告。可是因為神師覃神父向來知道我願意過修道生活,獻身於主,所以他說:「你不要去上班了,我帶你去修院看看。」原來他帶我去看的修會是剛從大陸逃亡出來的顯主會修女院。當時由慈幼會郭怡雅神父的幫忙、提攜,剛開始在香港紥根。她們沒有恆產、沒有地位、沒有名聲,只在默默地耕耘,在主的萄葡園裡工作。但神父說:「你可在這裡同她們一起工作,建設這團體。」所以我就遵從祂的旨意,進入了這個修會。
因為修會窮,在初試、初學的那幾年,我們吃的是救濟會的饅頭、脫脂奶,生活簡樸。在生活的初期也受了嚴峻的考驗,但我從沒有想過要離開上主給我預備的地方。磨難考驗,我看作是上主的試探,看我是否忠貞不移。
初學的試用期滿了,我們就正式宣願成為主的淨配。因為學校需要人手工作,所以修會讓我在柏立基師範供讀,進而也在新亞書院修讀教育文憑學士課程。最近搜查資料時,才發覺在中學畢業的成績表上,老師的評語,在我的智商上給了個「fair」字。我想我能在學業上有所成就,一方面是靠修會的培育,另方面還是靠上主的仁慈指引看顧,我只有感恩。
我在修會的期間,最初是擔任一年班的班主任。畢業後,隨即被派進德雅中學做校長。對於管理學校事務,一無所知的我,靠著上主的恩寵和同事們的支持,我完成了十多年的管理學務生涯。為了強化人際關係的訓練,修院也派我到美國芝加哥進修精神領袖課程。最後更在羅馬進修修道人聖經神學課程‧‧‧
修會為了探索未來工作方向,我被派遣到美國西雅圖為華人團體服務。後來因為温哥華那邊的修女被召回香港工作,修會就派我去温哥華接替。在那裡認識了麥神父,知道麥神父在卡城孤軍作戰,所以我就接受他的邀請,一九八七年到卡城為華人團體工作。起初,寄住神父的幼兒院。在那邊開始講道、探訪、開會等工作。後來神父帶我見主教,主教指派我到公校工作兩年。期間麥神父發現教堂對面的屋子出賣,就鼓勵我把它買下興建幼兒院,以輔助傳教工作。結果麥神父又得到修會的允諾,便開始籌建幼兒院事宜。同時也在夜間供讀幼兒教育。一九八九年底幼兒院正式投入工作。由於當時教堂欠缺地方,所以開會、講道、主日學、聖經分享等都在幼兒院舉行,直到教堂遷移到今日的永援聖母堂。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
最後,我因病無力打理幼兒院,所以會長指令把託兒所出讓。離開託兒所,休養一個時期,再蒙阮神父信任,再積極投入工作。這已是生命的最後歷程了。這都是上主的恩賜!還有多少路要走呢?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如果上主繼續給我生命,我也要盡我一分餘力去為祂服務,因為正如聖女小德蘭所說:「我知見愛,我願還愛,主我全獻於祢,亦今兹,亦永遠」。       顯主會施碧芝修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下一篇: 施修女發願金禧紀念
上一篇: 我是教友
我要留言
姓名:
郵件地址:
留言類型: 留言 投訴 詢問
主題:
驗證碼: captcha
留言內容:
 
版權所有© 2011-2012 卡城永援聖母堂 ,並保留所有權利。
地址:加拿大亞省卡城愛民頓俓400號    郵編:T2E 3S4
電話:(403) 265-7926   傳真:(403) 234-8480   E-mail: olph@telus.net